【老九門/佛八】此生無悔 01

*本篇OOC有、私設如山

*私設齊八爺本名齊桓


01

十月的長沙溫度漸漸下滑,剛踏出房門便一股冷風從衣領滑了進去,那人天生畏寒攏一攏披在身上的大衣一邊哆嗦一邊往大廳走去。

「八爺,佛爺請您過去」,不知道幾點就在這等著的副官一看到齊鐵嘴眼明手疾的攔住睡眼惺忪的人。

「哎喲,大清早的佛爺找我幹嘛呢?唉!我早晨的香還沒上呢你等會」,齊鐵嘴三步併作兩步往香堂移動,虔誠的向香堂拜了三拜將香插在香爐裡,例行性掐指算了一掛,皺著眉與張副官一同步出了齊家堂口大門。


「佛爺,八爺到了。」

「先帶他到客廳等著。」擺了擺手讓管家先去處理齊鐵嘴後就重新拿起電話接聽。...


【老九門/佛八】此生無悔 00

*本篇OOC有、私設如山
*私設齊八爺本名齊桓

00

手握著那人唯一留給他的一樣物品,即使上頭皺痕再多他都不曾捨棄。

『 佛爺,此生無悔。』

指甲掐入掌心,血從指縫中緩緩滴落

「可我後悔了啊,齊桓⋯⋯」

tbc.

--------我是美好的分割線---------
這篇全部會在CWT44弄成本子(如果沒窗的話啦)
還不確定會寫多少但我把我心心念念的結局寫出來
只會放三篇左右(或更少)出來當試閱
但目前進度只有一丟丟(´▽`)

【排球少年/黑月】簡單的甜蜜

多年前的無料

當場只印了20份最近才想起來要貼上來((被巴

因為是H文怕被擋所以大家就點網址吧(*゚▽゚)ノ


http://paste.plurk.com/show/2269725/

【全職高手/雙花】五月天

這篇是沒有H啦

但不知道為什麼有敏感字眼被LOFTER擋了

所以大家就看看噗浪貼吧ヽ(´∀`)ノ


http://paste.plurk.com/show/2269720/


【全職高手/雙花】花都開好了

*角色OOC

*扭曲原作事實


花都開好了


「你技術不錯我們一起吧!」這是你對我說的第一句話。從那時起我的身邊一定會有你的身影,不管走到哪裡,不管走到多遠,你都會在我身旁。


「我喜歡你」還記得你當初面無表情的告白把我嚇的一身冷汗,那個排場到現在我還不敢恭維呢!


「樂樂,我愛你」第一次一起出國,雖然因為我怕熱所以害的你都沒去到沙灘,頂多就是晚餐之後沒太陽了才陪我去走走,但你低沉的聲音送出的愛意,我此時此刻都還留在心裡無法忘懷。


「我手傷了,沒辦法打了。」你沒有將這件事告訴過我,所以在一個沒有心裡準備的情況下,你離開了我,淚無止盡的流下來,我徹底的以為我失去了你。


「張佳樂退役」雖然我...

【全職高手/鄭徐】記得,忘記

有些人有些關係在分開後不會淡化,但事物的變遷卻比任何想像的都快,從藍雨退役到現在8年了,他跟誰都有淡淡接觸,知道隊長跟黃少同居了,也曾受邀參加李遠的婚禮。

對於那個人他也曾經聽聞過些什麼,像他其實是富家公子,現在在大公司裡擔任CEO,但唯讀不知道他何時左手無名指上套了一枚戒指,不知道他的床邊多了一個不是他的人。


『徐景熙 先生收』一張紅色的信封宛如一把刀子發狠的往他心上割,曾經那個人抱著他說會永遠的愛他,曾經那個人牽著他的手說會一起走下去。

但是照片上他用過去只有他獨享的溫柔笑容,擁另一個女人入懷。那個笑彷彿在嘲諷他的天真,嘲笑他相信那些甜言蜜語,沉溺在其中8年...

【全職高手/喬葉】生日禮物

秋意漸濃,天漸漸涼爽,深埋於櫃子的長袖衣物被翻了出來,套上一件卡其色的長版外套,將冰涼的雙手插入口袋,帶著鑰匙敲打著硬幣的聲,踩著輕鬆愉快的腳步,伴隨著門關上聲音消失在走廊盡頭。


他們相繼離開電子競技這個圈子,開始有了別的工作,別的頭銜,雖然都沒有離開榮耀,但要天天見面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他們只有在雙方都有空或是特殊的節日才會約出來一起吃個飯。而每年的十月七日他們都會排除萬難來到「興欣網吧」。


「前輩,好久不見。」喬一帆望見站在門口吸著菸緩緩吐了一口白霧的身影時,開心地加快腳步到那個人面前打招呼。


「呦!好久不見,你先進去吧,我這根結束再進...

Clamp茶會參加意願調查

大家下午好,這邊是Clamp茶會的主辦方,茶會的調查開催囉//目前官網還在製作中,若有甚麼疑問歡迎先私噗官方鋪浪喔!!

調查表單: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CRSTLoeqjQjn4f7S0cA1qmF1KM6slmh7FOTrVRVHmlE/viewform

STAFF目前也在強烈募集中!!

【全職高手/韓張】白色戀愛

*角色OOC有
*年齡錯亂有
*時間快速飛越(?)

白色的牆壁,白色的被床,白色的衣服,充滿著白色最神聖的地方――醫院。在這裡可以看透生老病死,閱讀人的一生。從出生到相遇,從一個人到一個家,相知、相愛、相惜,到最後的死亡。

「這是新來的實習醫生――韓文清,不要欺負人家啊!」和藹的主治醫生拍著新來的實習醫生的背,將他介紹給護理站的醫護人員。

但因為這位實習醫生的臉不是普通的黑,所以在場的護士們沒有一個人願意上去與他握手,當然,更不會有人去欺負他。

原以為已經可以離開,正要轉身邁步的韓文清看到一隻手伸到他面前。

「你好,我叫張新傑。」伸手的人穿得與旁邊的護士們無異,但就是有種特別整齊的...

【排球少年/黑月】約

「螢」

「嗯?」

「你週末有空嗎?」

「沒有」

「那下週呢?」

「沒有」

「那你什麼時候有空?」

「不知道,要看行事曆」

「你怎麼就這麼難約……」

突然黑尾從後面抱住月島的腰。

「那我可以現在就把你的一輩子約下來嗎?」

完。

© 不曾聽說 | Powered by LOFTER